• APP下载 企信商务通APP下载
  • 登录
  • 注册
新闻资讯 > 新闻报道详情

新世纪的骑士:他们是外卖小哥

发布于:2019-07-08 15:37

  北京每日外卖的交易金额近亿元,一天中,有180万单外卖在这个城市被制造出来。8万外卖小哥们承载着带有使命的美食,奔向人们饥饿的胃。汗水一层一层的被毛孔排出,又被扑面而来的热风呼干。


  
  1、新世纪的骑士
  
  2014年,外卖这种新型的电商产业进入大众的视野,极大便利了人们的生活,外卖市场交易规模也持续攀升,已突破150亿元,订单规模达到3.7亿单。外卖站点如雨后春笋般崛起。因为抢占了先机,饿了么外卖强势占据了市场30.58%的份额,美团以27.61%的大比率紧随其后,大小外卖平台无一例外想分一杯羹,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。
  
  其中占据重要角色的外卖小哥,被众公司以极富竞争力的薪资和福利所吸引。来自安徽的朱骏(化名)就是其中之一。
  
  朱骏原来在江苏一家羊毛毡厂干了近十年,创业初期只有他和老板两人,十年后,已经在当地小有名望的厂子成为了人数众多的‘大厂’。
  
  因为厌倦了厂子里勾心斗角的生活,四个月前,朱骏打算到北京过渡这个心里厌倦期。
  
  朱骏的学历不高,小学之后就没再上过学,这在北京是一道坎。在这个人才涌动的城市,学历越高能找到的工作就越好,在这里,‘一个小城市里小有名望的羊毛毡厂高管’的名头是不管用的。
  
  几经周折,最终,他的朋友推荐他当美团骑手。
  
  这是一份几乎没有门槛的工作。
  
  只需一个电动车和一部智能手机,当天就能报到。有的站点需要健康证,但大部分流程其实只是走个过场。
  
  之所以要求如此之低,除了因为产业增速过快、监管来不及完善以外,还有外卖行业运力人员极度缺乏的原因。
  
  黑龙江讷河的江波(化名)四年前就在美团送外卖,几乎是骑手行业中元老级的人物,在美团直营时期就是旗下的骑手。他15年被发小拉到美团一起打拼,两人看中了美团的福利与月入过万的薪酬,决定投身骑手行业。
  
  2015年,外卖交易规模增速可达45.2%,两人正好赶上外卖市场爆发的第二次热潮,人力缺失的问题在当年更加严重,江波带着东西报道之后,立刻上岗,马不停蹄的开始送餐。
  
  九点半的晨会是江波一天中比较放松的时刻,站点的兄弟们陆陆续续到达站内,话匣子由此打开:交流互相的战绩、经验,有的时候吹吹牛,夸大自己人生中的经历。人与人之间不乏比较,当学历成为大家共同缺乏的东西,钱就是衡量自己与他人的那杆秤。
  
  正常骑手平均一天可接30单左右,勤奋的骑手甚至一天能接90单。这些数字在当晚十二点结算,排名和单量挂在团队骑手的荣耀墙上,每月还会根据订单量的多少决定自己是否晋级,越高级、钱越多。江波和兄弟们在有时候会在这个‘战场’暗自较劲。
  
  四年前,为了提高服务水平,美团外卖也开始尝试向商家提供配送服务。美团的骑手队伍启动直营模式,每位骑手与美团公司直接签订劳动合同。江波就是其中之一。
  
  经过近年的发展,美团开始发展外包+直营的混搭风格,一部分由团队自建,同时也向第三方配送团队开放合作。四年时间,江波连续换了四五次东家,最终与现在的站长相遇。
  
  站长,是一个站点的灵魂人物,在美团的外包+直营模式下,每个站点都是潜在竞争对手,在一个区域的众多站点内,哪个站点能够脱颖而出,接单最多,就要看站长对待骑手的态度。
  
  朱骏的站点规模就是越做越大,旁边小站点的很多骑手难以忍受原站长的苛刻,转到了朱骏的大站点。
  
  2、时间与体力的较量
  
  午高峰来临的时候,江波只来得及灌了口冰粥,就立马投身到轰轰烈烈的送外卖大潮中去。
  
  附近都是商业区,其中一个就是三里屯。办公楼是江波周内送外卖时去的最多的地方。
  
  江波穿越层层车海到达取餐饭店,花了许久从店家出来。商家出餐慢,骑手背锅。江波已经习惯了。
  
  到达商家后,商家把江波等骑手轰出去等餐,江波不服气他们的态度,跟他们大吵了一架。等他拎着餐品出门,他已经超时五分钟了,但距离顾客还有五公里。
  
  他看着前方堵车的街道,灵活的从各个缝隙穿梭,最终到达目的地。江波停下自己的小摩的,小跑到电梯旁,电梯数字缓慢的从20层降到19、再到16,江波的心也随着楼层的下降一点点下沉,已经来不及了。
  
  他咬咬牙,从旁边的楼梯口钻进去,20层的楼梯就是他省时的捷径。
  
  等到他气喘吁吁的送上餐品时,顾客已经非常不高兴了。
  
  “为什么这么晚才到?”
  
  “抱歉,因为商家出餐慢,我已经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。”
  
  “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到商家?”
  
  江波无语,挂上职业微笑说了句祝您用餐愉快,立刻跟着刚到的电梯下楼。
  
  下一餐已经在催单了,系统接单的声音跟着再一次响起,江波点下收到,看着手机上剩余的4个单子,又马不停蹄的奔向下一家。
  
  永远也派送不完的四个单子,是江波对午高峰最深刻的印象,但是一分汗水一分钱,每完成一单就会有8-9块的薪资。钱,是江波在炎热的夏日最大的动力。
  
  那位顾客还是给了差评,20块钱离他远去,江波一边闷闷不乐,一边又安慰自己:没关系,今天运气背,明天就好了。
  
  3、“不用管交警”
  
  下午两点,午高峰已经过去,江波去经常吃的那家店吃午饭,这家饭馆给骑手们打折,是骑手们最爱的餐馆。
  
  进入饭馆,江波迎面就遇到好几个熟人,热络的打过招呼后,开始午餐的进食。由于常年饮食不规律,骑手们的身材有持续增长的趋势,但是为了挣钱,骑手们不得不忽视这些‘虚的’。
  
  实际上,身材因素只是骑手们最不足为人道的职业风险之一,即时配送服务的职业特征带来的安全风险才是最为致命的。
  
  去年至今北京地区法院受理的相关案件中,52.08%的事故都发生在送餐员与骑车人或行人之间。2018年的每个月几乎都有各地外卖骑手交通事故致死案件的报道,30%的交通违章和快递与送餐有关。
  
  朱骏也时常面临类似的风险。午休过后,朱骏开始了新的征程,因为上午的公里数太远,系统会在下午自动派送近距离订单,把公里数拉下来。
  
  一辆电动车突然从车头处窜出来,朱骏吓得急刹车,那是饿了么的骑手,因为两人骑速并不高,所以没有人受伤,只有一部手机被摔在地上,那是朱骏的。
  
  交通事故是骑手们受伤的主要原因之一,因为订单时间不够,超速、闯红灯是时有的事;除了避免超时罚款,拼命接单挣提成也是送餐员们超速、闯红灯和疲劳行驶的重要原因。
  
  交通事故发生后,25%的单位不认可与送餐员存在劳动或劳务关系。而单位不认可劳动关系或不出庭应诉,对骑手们非常不利。
  
  在交通事故相对方向送餐员及其所在单位索赔案件中,33.33%的单位不认可事发于送餐途中,最终法院判决用工单位赔偿的仅占79.17%。
  
  自从上一部手机在入职一个月后被摔的惨不忍睹,朱骏就换了一个较为抗摔的手机。朱骏看手机没有大碍后,提醒了对方一句小心点,两人挥手作别,各自驶入不同的路口。
  
  4、“干这行经常被人瞧不起”
  
  如果说骑手们之间的摩擦是善意的、良性的,那么骑手与其他行业的碰撞就没那么美妙了。
  
  6月23日,刷爆微博的大V王兮兮殴打美团外卖小哥事件,起因就是王兮兮正在倒车中的大奔被骑手的车挂蹭,结局却是判王兮兮和朋友负全责,王兮兮因不服评判与骑手发生冲突。
  
  趁着取餐的空隙,朱骏点燃了香烟。谈论起这件事,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就对王兮兮进行抨击,他认为视频中的骑手在录像之前可能有一些言语激怒了王兮兮,“但干这行的经常被人瞧不起,我们这些人其实就是底层人员。”说完,烟灰因为太长掉在地上。
  
  江波也有类似的想法:“做服务行业的,没人权啊。但话说回来,我们衣服一脱,谁知道我们是送外卖的呢?到时候就不会是这态度了。”
  
  对于评论下群情激奋的网民,朱骏看得很开:“现在在评论里义愤填膺归评论,该催外卖的时候照样催。”
  
  骑手们最常接触的只有三种人:顾客、商家、保安,后两者经常被骑手们诟病,有的商家和保安对骑手说话、做事都带有贬低意味,大部分骑手都遇到过这样的状况。
  
  而作为女性骑手,对方则在上一层贬低中叠加了性别歧视。来自河南的杨美玲(化名)就经常遇到这样的双重歧视。
  
  女骑手是送餐行业的稀有物种,他们公司旗下共有3000名骑手,女性员工只占3%左右。杨美玲这个站点共50人,只有杨美玲一个女人。
  
  杨美玲把电动车停在小区门口,车座后的外卖箱上用铁链拴了两层厚厚的锁。这个小区地处繁华阶段,绿化繁盛,保安经常对着杨美玲等骑手横眉冷对,电动车是绝对进不去的。
  
  时值下午,热腾腾的咖啡被杨美玲小心的拿在手上,她不喜欢送温度高的汤或饮料,因为包装易变形、洒漏,但是派送是没办法改的。
  
  等到饮品终于送到顾客手上,杨美玲的心也终于落定了。
  
  顾客收到外卖,提前倒了一杯水给杨美玲,这副态度让她在炎热夏日像是喝了冰可乐一样爽快,但她仍是坚定拒绝了顾客的好意。
  
  熟练的骑手对派送区域内每个小区的保安态度、每个商家的服务态度如数家珍,干了一年的杨美玲自然不例外,她知道这片区域内每个小门的方向,几号楼分别在哪里;商业大厦里每一层都是什么公司……可能小区里的部分住户和在大厦工作的白领们都没有她熟。
  
  5、隐忧与未来
  
  夜幕降临,晚上九点的车道上依然车辆繁多,但是远没有午高峰时的拥堵了。朱骏骑着电瓶车,外卖箱里放着刚从商家取来的外卖:两大桶10L的水、五瓶5L水和饮料、一些日用品。
  
  电话响起来,是朱骏的老婆,因为订单时间的紧迫,两人没说几句话就挂掉了电话。朱骏辞掉原来那份工作,自己一人来北京闯荡,妻女还在江苏,与家人异地分居,朱骏有时候会产生‘孤独’这种情绪。
  
  “后悔吗?”
  
  “不算后悔吧,我喜欢体验不同的生活,做这份工作以后就算说出去,一万的工资也不算丢人。”
  
  但这份工作绝对不会长久,因为是过渡,朱骏现在慢慢有了对未来的打算:以后还是要回家,再找一份稳定的工作。妻女在那里,生活的重心在那里,之前没人依靠,随便哪里浪,现在不行了。
  
  江波四年前被配送行业的浪潮吸引,现在行业的泡沫红利缩小,江波的工作重心也逐渐偏向其他行业。
  
  杨美玲因为自己一人负担两个孩子的重任,一年前步入这个行业。但对未来,除了当骑手,她也不知道以自己的能力,怎样才能使两个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  
  三个人的未来是这个配送行业未来的缩影,不可否认行业本身的发展是多样化的。
  
  在用户选择外卖的关注因素方面,有19.5%的用户最关心送餐速度这一项,而第一名是食品卫生和安全,比例高达52.5%。这个数据充分说明即时配送服务对外卖行业的重要性。
  
  而现在,即时配送服务也不再是外卖行业的附庸,除了“点个外卖”等送餐服务,送生鲜、送鲜花、送药品也逐渐成为了人们的一种日常消费习惯。
  
  近年来我国即时配送市场迅速发展,最初以餐饮外卖为发端的一种服务业态,现在已拓展至商超、生鲜、快递末端等多种场景,也成为了巨头们布局新零售的必争之地。
  
  美团也积极打算通过投资整合相关相关业务。构建一个餐饮外卖生态系统。
  
  为了争夺2000亿元即时配送市场,6月5日,饿了么宣布旗下即时物流平台蜂鸟品牌独立,并升级品牌名为蜂鸟即配。未来三年,蜂鸟将建设2万个全数字化即配站,建立数智化的开放即配生态,将服务拓展到更多行业和区域。
  
  虽然配送行业的风头一时无两,但也面临着人力资源成本的高企的问题。
  
  截至2017年底,美团外卖共拥有53.1万自营骑手。招股书显示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成本由2016年的57亿元增至2017年的193亿元,增幅达238.8%,骑手成本则由2016年的51亿元增至2017年的183亿元,占94.8%,增长超过了3倍。
  
  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无人配送等各项新兴技术在未来将成为推动各项业务发展的动能,强大的智能算法支撑将成为提高用户体验、提升行业效能的基础,技术的竞争壁垒在不久的将来将不容忽视。
  
  低门槛的人工配送终有一天会被更加高效且低成本的智能机器替代,京东顺丰等企业已经在成规模化地应用快递机器人。这个时代的外卖小哥就如同300年前工场的工人们,受益于经济产业的发展,又受制于工业自动化的桎梏,新兴产业的低门槛用工需求造就了他们,紧随而至的产业革命又将他们抛弃。
  
  当自动化的浪潮滚滚袭来,工场的工人们一部分转向了现代化的流水线工厂作业,一部分被时代抛弃消逝于历史的大浪潮之中。这个时代,随着配送自动化的趋势趋近,外卖小哥们的未来会在哪里呢?
在线反馈
*联系人:
*联系电话:
*反馈内容:
取消